折子戏

盗笔全职aph

【小感】读《丧病大学》

      《丧病大学》,我看过的最好的末世小说,没有之一。

       其实小说总结起来很简单,就是一堆普通大学生遭遇遭遇末日丧尸,在大学里进行了一场“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斗争,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得到了救援的故事。

     说来简单,读来却震撼。

      宋斐,戚言一行,不同专业,不同性格的“好少年”组成了“威武不屈求生1班”,在战斗中磨合,在肉搏中成长,浴血而重生。

      没有花里胡哨的异能设定,他们的经历就更显得真实。

      一路上他们看到太多绝望,坚持不住而跳楼的同学,在饥饿和恐惧中挣扎而被活活困死的同学,在争夺食物时沦为贪婪的野兽的同学……

      一切一切,太多太多。

      他们被最险恶的人心害过,却也有最温暖的人在操场边为他们留下一扇门;他们怨恨忘恩负义,见死不救的同学,却在得知对方丧命后报以最深切的哀恸……因为他们还是人“只要不被丧尸啃到,我们就永远都是人。”因为他们还保留着人性中对生命的敬畏,何其难得!

      我的心一直揪着,在看的时候,我也常常在想我会怎么做?在明知外面丧尸大军压境的时候是否会开门救人?在外界杳无音讯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会不会坚持下去?

      话不敢说的太满,没到那个时候,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我总是愿意相信“人性本善”,总是愿意相信人的力量是无穷的。

      我还是愿意相信我的祖国。

     所以我真的太喜欢大大笔下的人物了。他们太疯,又太青春!他们跳脱不靠谱,却又能满怀信心、走向希望!

      我的心里,武生1、2班全员,都是主角。

      谢谢你大大,谢谢你把最好的他们带给我们,再喊一遍班呼:

     “威武不屈求生1,牛鬼蛇神都归西!”

     “威武不屈求生2,死也要死在一块!”



【注:大大,他们唱的歌我都给听了,太洗脑出不去啦~~~】


【陶白】不可说(一)

  • 陶西×白舟(不逆不拆)

  • 私设多,ooc勿怪

  • 冷cp的怨念啊!!!



     “小白~小白!”身着家居服的陶西窝在沙发里,摊成了“大”字。“好了没有啊~饿死啦,饿死啦!”

      白舟捞出青菜,细致地用筷子装盘,又抽空瞟了一眼没个正型的陶西,心下无奈又好笑,嘴上却抱怨道:“也不知道是谁请我来家里吃饭,结果还让我这个客人下厨。”

      将最后一条青菜码齐,白舟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心里颇为满意,这才出声唤道:“陶西,好啦。”

     “哎呀~”陶西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扯着嗓子喊道,“果果!果果!别看电视啦,快出来吃饭!你小白哥哥做好了——”而后飞也似的跑向厨房,冲着白舟嬉皮笑脸“辛苦啦辛苦啦~我来摆菜吧啊”

     白舟无奈,只摇头叹了一声气。

     果果从房间里跑出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拍拍自己旁边的椅子招呼白舟道:“小白,快坐下,让小陶子盛饭!”白舟抿嘴一笑,目光如水,伸手轻轻揉了揉果果的头,坐在了她旁边。

     “诶呦~我的小祖宗。你使唤我是使唤得越来越顺手了是吧!”陶西伸出食指指着果果,恨恨的绷着脸瞪了果果一眼,却也只得任劳任怨地盛起饭来。

     果果得意地轻哼一声,颇具女王范的扬起小脸一笑,而后大眼睛古灵精怪的那么一转,有模有样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白舟的肩:“唉~小陶子这么懒,可怎么娶得着老婆呦~”她又上下打量了白舟一番,弄得白舟有些局促的挺了一下腰,“还是我们家小白贤惠,谁娶回家谁有福气了!”

     白舟的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曲起手指勾了勾果果的鼻子:“果果又陪着王奶奶看了什么电视剧了?不是别人娶我,应该是我娶才对。”

     “啪!”陶西把盛好饭的碗杵在果果前桌,手臂不正经地搭在白舟肩上“吃饭吧你,我们家小白贤惠还用得着你说呀?”又不经意地俯下身,把头凑近了白舟,“你说是吧,小白~”

      陶西靠的有些近,以至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全扑在了白舟的耳根上,痒痒的,白舟不自在的把陶西的手臂从肩上抖开,恼羞成怒“别贫嘴了,快吃饭吧你!”

     “好好好~”陶西双手举起作投降状,冲白舟咧着嘴笑,绕到桌子另一头,坐在了白舟对面,“我不闹你了。”

      白舟的脸上还带着些羞恼的薄红,陶西看得有些发愣,心中不由得感叹,要是真的能娶回家就好了。

     回过神一时又懊恼,妈的,那可是你兄弟,又瞎想些有的没的!

&

     白舟和陶西果果瞎闹腾了好久才把果果哄睡了觉。白舟捋了捋靠在他身上睡的正香的果果的头发,轻轻地把她放平,掖了掖被角,这才小心翼翼的下了床。他对着抱胸靠在墙边又不知神游到何处的陶西轻轻唤了声:“陶西,我要走了。”

     “嗯,啊?”陶西明显是一副刚刚回神的样子。

     “嘘--”白舟伸出食指竖在唇前,看了一眼还在安睡的果果,拉着陶西的袖角出了果果的卧室,缓缓的帮果果带上了门。

     灯光微醺,陶西望着白舟弧度有致的颈部曲线,微微有些发愣,回想起刚刚白舟照顾果果时嘴角那一抹温柔的浅笑,心底竟然产生了一丝对果果的嫉妒,面上却还是一副贱兮兮的笑容,口里调侃道:“没想到你还挺有当奶爸的潜质嘛~”

     白舟微微皱眉,嘴里不满的嘟囔道:“你真是的…”

      他自己或许都没注意,自己抱怨的时候会把嘴嘟起来吧?还说我像小孩儿,他还不是孩子气十足,从小到大一点都没变。陶西心中偷着乐。

     “这么晚了,别走啦~”陶西没脸没皮的盯着白舟的眼睛,撒娇似的眨啊眨,“和我一起睡吧,好不好~”

      “不好。”白舟未加思索就拒绝了他。不行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害怕和陶西靠的太近,害怕被对方看出什么端倪,看出那些被埋藏的极深极深的小心思,那些只能在躲在暗处,自己细品的甜蜜或是忧伤。

      “好嘛~你已经好久没陪我睡了~”

      “不行。”

      “小白白~好不好嘛~”

      “不行。”

      “明明小时候你老是闹着要和我睡的!你始乱终弃!”

      “不行……始乱终弃不是这么用的!”

      “好嘛好嘛好嘛~”

        ……

      两个小时后,躺在陶西床上的白舟心里是崩溃的,说好的不为美色所动呢?!

      看着身旁睡得哈喇子都流出来的陶西,暗自叹了一口气,心道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一个笨蛋给迷住。为自己扼腕叹息一阵,抱着被子侧过身,也沉沉睡去……


我男朋友啊,就是这个耍得了酷,卖得了萌,发得了蛇精,上♂得了我的男人。

一开LOFTER就看到我老公真开心~~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本来要留校的,但想到不能给你们庆生就辗转反侧,夜不成寐,于是请假回家,给你们庆生,看我多爱你们啊~【给个么么哒吧~】

叶修,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愿你永远心怀荣耀,战无不胜。

叶秋,可爱的望/兄/石,

即使前路坎坷,只身商场,你也知道,你从来不是一个人。

愿你们二人身披荣光,无所畏惧,大步向前。

  • 0529叶神生日快乐

  •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 要留校的我提前发祝福,图侵删

【微雙葉】我有个混帐哥哥,他离家出走十年了

  • 微双叶    

  • 混蛋×笨蛋    

        

        

       叶秋记得叶修说过:“笨蛋弟弟,你从小就这样,我有的你也要有,我要做的事你也要跟着,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放屁,你要玩游戏而离家出走就理所当然了?我追求自由难道就不比你高大上?

        叶秋打小就和叶修不对盘,总是几句话说不了就被对方噎着,对方干了什么坏事也净赖在他头上。他都不知道自己帮那个混帐哥哥背了多少次黑锅,又被换了多少次作业,被抢了多少根冰棍。

         真是倒霉催的,摊上这么个哥哥。

         十五岁那年,当他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收拾好的行李连同混帐哥哥一起消失了的时候,他气的抛掉了多年来的贵族教养,踹翻了椅子,破口大骂叶修混蛋。好吧,在叶修面前他什么时候能保持住气质?

        那个时候他是真想破罐子破摔,也撂担子走人的。

        可是不行,不能这么做。

        叶家也就他们俩孩子,他要是真的走了,这家也得垮了。他得负起责任来,他的,连带着那个混帐哥哥的。

        叶修,我真他妈羡慕你,有我这么个好弟弟。